聯系我們

※ 慈祿醫療招商合作(上海總部)

021 - 6095 2917

※ 慈祿兒科(馬家堡)

010 - 6722 6070

※ 慈祿門診(亦莊)

010 - 6786 2230

深度剖析基層醫療的現狀和盈利模式優化——慈祿醫療CEO王園專訪

2017 年全中國有近 93 萬家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在提供基礎醫療服務。其中村衛生室有 63 萬家,而門診部(所)也有近 23 萬家。慈祿醫療CEO王園女士作客丁香園“輕松開診所-jean會客室”訪談實錄,深度剖析基層醫療體系的架構和盈利模式,用管理和技術幫助基層醫療體系優化,為三四線地區切實提供更加優質的醫療服務,視頻訪談如下:

 

 

慈祿醫療 CEO 王園女士在過去一年中做了大量了基層調研,她向我們描繪了一張「活得很好 」的機構畫像——「平均 100 平的單店診所,一只手能數過來的醫護人員,一天能夠接待 100-120 名患者。不收掛號費、診療費,主要靠藥品費生存」。

 

圖片截取自「Jean 會客室第四期」

 

在 93 萬的基層醫療大軍中,這也許是相對特殊的案例。反觀近兩年冒出來的「新型診所」,不斷在一二線城市扎根,以中高端定位收取幾十到幾百的診金,反而活的沒有那么好。

 

兩者鮮明的對比,不少人將其歸結為「循證不掙錢,掙錢不循證」。但多數深耕于三四線乃至鄉村的診所,因為其所在的特殊的社會結構,而導致了不同的醫患溝通方式、信任體系、運營模式等等……「不循證」可能僅僅是一個結果,而引發的原因可能有很多。

 

從管理上來看,基層醫療機構的有著大城市難有的「人情」限制。

 

王園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,「比如很多醫生坐診,十幾個患者圍著他,可能他根本不知道看的是誰。而且大多數患者都是街坊鄰居,熟人關系讓大家也不好意思說什么」,王園嘗試用「流程式」的運營的經驗教給他們,用「叫號機」、「寫一個時段」,但他們都不要。

 

所謂基層的「門店流程管理」是,「放幾個柜子,把患者擋在外面,一個一個往里放,這有用」。

 

如果把基層理解為「鄉土社會」,這一切的形成就有跡可循。

 

社會學家費孝通認為「鄉土社會」的核心的維系邏輯是——這是一個「熟悉」的社會,沒有陌生人的社會。從這個角度理解,「熟悉」倒是成為了「轉型」的一堵墻。

 

「熟悉」帶來了甜蜜的煩惱。在和基層醫生的接觸中,王園女士了解到他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所謂的「管理」,而是「如何閑一點」。具體來說,是如何讓醫生能夠靜下來好好看病,有雙休,可以跟家人聚會,又能保持機構持續運轉。

 

但一線城市醫療機構的運營模式很難直接運用到基層診所中,因為這其中牽扯到的文化背景是相對成熟的「契約意識」和「資源公平」,而「鄉土社會」中的契約乃至道德更多以私人關系的親疏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縮。這也導致需要有更溫和的調整模式讓基層診所融入轉型計劃中,目前王園女士很大一部分的工作,就是研究這些「溫和的管理方式」并加以運用。

 

另一方面,「熟悉」也是成就基層診所的優勢。盡管很多基層診所的醫生并非公立出身——很多只是助理醫,但這并不妨礙其在群眾中的影響力。「在很多小縣城或是鄉村中,當你坐上三輪車,司機都可以說上幾句這些醫生的故事」。

 

這些優勢讓醫生在診斷中占有絕對的主導性,患者的依從性也更強。而前文提到基層診所大多以藥品費為主要收入來源,恰好也印證了這一點。

 

與此同時,上游的藥品供應商也在不斷滲透基層,因此藥品品類也比一線城市更加「豐富」。有趣的是,盡管大部分藥方都能對得上號,但其實「秘方」才是決定自己口碑的核心。無論中西醫,「很多醫生會根據自己的經驗去調配藥方」。

 

圖片截取自「Jean 會客室第四期」

 

看中這塊市場的還有上百家診所管理系統公司,以及打著「年入千萬」旗號的培訓機構,王園女士稱那些大流量的基層診所最多每天接收到上百個騷擾電話。

 

但所謂的管理培訓并不是在講管理,「全都是在講『人性』,跟我們經歷這么多年總結出來的東西,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」,可怕的是,這些要價高昂的管理培訓卻往往一票難求。

 

不過王園女士認為,藥改到來,以藥養醫的老路會越來越難走。她和一些基層診所反復強調,當藥價越來越透明,轉型收取掛號費、診金是趨勢,「哪怕從幾塊錢掛號費開始」,王園女士建議,「客戶并不會因為你便宜而來看你,也不會因為收掛號費而流失」。

 

要改變這一切并不容易,之所以要將「基層醫療」拿出來單獨聊,也是因為這是諸多基層從業者正在經歷的現狀,并且多數「中高端」私立醫療機構創業者對其診所每天的開業情況也不為所知,但值得關注。

 

「鄉土社會」下的基層診所,究竟是什么面貌?感謝收看本期「Jean 會客室」。

 

 

Jean 會客室:國內首檔醫療管理類談話節目
 

第四期 | 鄉土社會下的基層診所

主持人 | 醫療職業經理人 潘靜 Jean Pan

嘉賓 | 慈祿醫療 CEO 王園

 

慈祿醫療創始人王園女士是復旦大學護理學碩士,且為美國注冊護士,創辦慈祿醫療的緣由是希望引入國外醫療機構先進的就醫理念,幫助更多國人以高性價比享受良好的醫療服務,緩解中國目前尤其在兒科領域的看病難、看病貴現狀,幫助更多父母和家庭處理健康問題,同時為解決社會矛盾盡自己微薄的一份力。

文章列表

深度剖析基層醫療的現狀和盈利模式優化——慈祿醫療CEO王園專訪

2017 年全中國有近 93 萬家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在提供基礎醫療服務。其中村衛生室有 63 萬家,而門診部(所)也有近 23 萬家。慈祿醫療CEO王園女士作客丁香園“輕松開診所-jean會客室”訪談實錄,深度剖析基層醫療體系的架構和盈利模式,用管理和技術幫助基層醫療體系優化,為三四線地區切實提供更加優質的醫療服務,視頻訪談如下:

 

 

慈祿醫療 CEO 王園女士在過去一年中做了大量了基層調研,她向我們描繪了一張「活得很好 」的機構畫像——「平均 100 平的單店診所,一只手能數過來的醫護人員,一天能夠接待 100-120 名患者。不收掛號費、診療費,主要靠藥品費生存」。

 

圖片截取自「Jean 會客室第四期」

 

在 93 萬的基層醫療大軍中,這也許是相對特殊的案例。反觀近兩年冒出來的「新型診所」,不斷在一二線城市扎根,以中高端定位收取幾十到幾百的診金,反而活的沒有那么好。

 

兩者鮮明的對比,不少人將其歸結為「循證不掙錢,掙錢不循證」。但多數深耕于三四線乃至鄉村的診所,因為其所在的特殊的社會結構,而導致了不同的醫患溝通方式、信任體系、運營模式等等……「不循證」可能僅僅是一個結果,而引發的原因可能有很多。

 

從管理上來看,基層醫療機構的有著大城市難有的「人情」限制。

 

王園給我們舉了一個例子,「比如很多醫生坐診,十幾個患者圍著他,可能他根本不知道看的是誰。而且大多數患者都是街坊鄰居,熟人關系讓大家也不好意思說什么」,王園嘗試用「流程式」的運營的經驗教給他們,用「叫號機」、「寫一個時段」,但他們都不要。

 

所謂基層的「門店流程管理」是,「放幾個柜子,把患者擋在外面,一個一個往里放,這有用」。

 

如果把基層理解為「鄉土社會」,這一切的形成就有跡可循。

 

社會學家費孝通認為「鄉土社會」的核心的維系邏輯是——這是一個「熟悉」的社會,沒有陌生人的社會。從這個角度理解,「熟悉」倒是成為了「轉型」的一堵墻。

 

「熟悉」帶來了甜蜜的煩惱。在和基層醫生的接觸中,王園女士了解到他們真正需要的并不是所謂的「管理」,而是「如何閑一點」。具體來說,是如何讓醫生能夠靜下來好好看病,有雙休,可以跟家人聚會,又能保持機構持續運轉。

 

但一線城市醫療機構的運營模式很難直接運用到基層診所中,因為這其中牽扯到的文化背景是相對成熟的「契約意識」和「資源公平」,而「鄉土社會」中的契約乃至道德更多以私人關系的親疏而加以程度上的伸縮。這也導致需要有更溫和的調整模式讓基層診所融入轉型計劃中,目前王園女士很大一部分的工作,就是研究這些「溫和的管理方式」并加以運用。

 

另一方面,「熟悉」也是成就基層診所的優勢。盡管很多基層診所的醫生并非公立出身——很多只是助理醫,但這并不妨礙其在群眾中的影響力。「在很多小縣城或是鄉村中,當你坐上三輪車,司機都可以說上幾句這些醫生的故事」。

 

這些優勢讓醫生在診斷中占有絕對的主導性,患者的依從性也更強。而前文提到基層診所大多以藥品費為主要收入來源,恰好也印證了這一點。

 

與此同時,上游的藥品供應商也在不斷滲透基層,因此藥品品類也比一線城市更加「豐富」。有趣的是,盡管大部分藥方都能對得上號,但其實「秘方」才是決定自己口碑的核心。無論中西醫,「很多醫生會根據自己的經驗去調配藥方」。

 

圖片截取自「Jean 會客室第四期」

 

看中這塊市場的還有上百家診所管理系統公司,以及打著「年入千萬」旗號的培訓機構,王園女士稱那些大流量的基層診所最多每天接收到上百個騷擾電話。

 

但所謂的管理培訓并不是在講管理,「全都是在講『人性』,跟我們經歷這么多年總結出來的東西,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方向」,可怕的是,這些要價高昂的管理培訓卻往往一票難求。

 

不過王園女士認為,藥改到來,以藥養醫的老路會越來越難走。她和一些基層診所反復強調,當藥價越來越透明,轉型收取掛號費、診金是趨勢,「哪怕從幾塊錢掛號費開始」,王園女士建議,「客戶并不會因為你便宜而來看你,也不會因為收掛號費而流失」。

 

要改變這一切并不容易,之所以要將「基層醫療」拿出來單獨聊,也是因為這是諸多基層從業者正在經歷的現狀,并且多數「中高端」私立醫療機構創業者對其診所每天的開業情況也不為所知,但值得關注。

 

「鄉土社會」下的基層診所,究竟是什么面貌?感謝收看本期「Jean 會客室」。

 

 

Jean 會客室:國內首檔醫療管理類談話節目
 

第四期 | 鄉土社會下的基層診所

主持人 | 醫療職業經理人 潘靜 Jean Pan

嘉賓 | 慈祿醫療 CEO 王園

 

慈祿醫療創始人王園女士是復旦大學護理學碩士,且為美國注冊護士,創辦慈祿醫療的緣由是希望引入國外醫療機構先進的就醫理念,幫助更多國人以高性價比享受良好的醫療服務,緩解中國目前尤其在兒科領域的看病難、看病貴現狀,幫助更多父母和家庭處理健康問題,同時為解決社會矛盾盡自己微薄的一份力。

热门棋牌app 秒速时时中奖说明 江西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赛车pk10网址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快三500期 内蒙时时彩中彩网 北京时时开奖记录结果 网络棋牌频道 福建体彩派彩11选5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两元网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 粤广东十一选五360 腾讯分分彩开奖直播在哪儿看 重庆时时360开奖结果 棋牌下载送20现金 快乐时时号码